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展示影视 >《给宣教士的信4》寻找孤单的解药

哈啰!宣教士:

好久不见!妳好吗?妳是否也在海的那一端,看着今晚的月亮?皎洁的满月看起来分外贴近地面。

晚上八点半走在回家的路上,抬起头来,穿过眼前一排参差不齐的屋顶看过去,一枚饱满欲滴的圆月,似乎就悬挂在我伸手可及的地方。此刻的美好令人生出敬畏之心。

这是我们基督徒的特权吧!我们不只停留在对自然的礼讚,我们的信心会把我们带往一个更高的层次,就是让我们对万物的欣赏,回归到对造物主的敬拜。反观微小如我们,竟然可以得到造物主的眷顾和疼爱,想来就感到不可思议。

当我看见自身不能发光的月亮,在毫无黑云遮蔽之下,忠实地反映出太阳的光芒,我便想起在远方宣教的妳。妳曾说,宣教士就像是一枚暗夜中的月亮,只有遇见太阳的光辉,才能够展现自身的光彩,反映从神而来的荣光。

宣教禾场头号敌人

妳在很年轻的时候就献身给主,而且这一献就献到国外去,成为一名海外宣教士。

只是在禾场的头几年,妳一直过得很不快乐。每次见面,看见妳那任是春风也吹不展的眉头,总是淡淡地流露出哀伤;问妳怎幺会变成这个样子?妳开玩笑说,因为有只怪兽吃掉了妳的喜乐。顺着妳的玩笑,我接下去问:勇敢如妳,为什幺不索性打败牠?妳拿起马克杯,啜饮了一口之后,吐出一个字:「难!」

在宣教地上经历过的许多事,是当时年轻的妳始料未及的。在妳出发之前,宣教比较像是一个香甜的梦,混合着年轻的热情与理想。妳还未準备好去迎接现实的挑战,也没有想过这些事足以威胁宣教士的进退。其中一项威胁,在尔后的宣教生活里,几乎将妳击垮,妳因此数度崩溃。

那就是孤单。

孤单成了妳在宣教禾场的头号敌人,妳还来不及设防,孤单已将妳团团围住。妳发现事工的战绩,无法抵消孤单带给妳的挫败感;多交几个当地的朋友,或尝试与人分享内心的感受,也无法移除压在心口上沉重的落寞。

感受不到神同在

妳的孤单情有可原─陌生异域,举目无亲,孤家寡人,文化差异,关係失利…尾随孤单而来的,是无助。妳感到越来越无助,几乎毫无喜乐可言。妳说,长时间的孤单会产生骨牌效应─妳原先自恃的王牌一张张倒下,包括妳的外在条件和自信,直到最后一张王牌也支撑不住而倒地。那张王牌,是妳和上帝的关係。

妳觉得自己似乎失去了感受神同在的能力。妳越来越看不见神的作为,也越来越难在主观上经历到神的陪伴。孤单让妳想起圣经上形容的「大而可怕的旷野」,妳一面无助地踩着宣教步伐前进,一面开始寻找孤单的解药。

孤单的解药,并不像武侠小说里司空见惯的场景,几颗装在葫芦罐里的药丸,吞服下去即刻见效。学习面对孤单,是一条漫漫长路。

妳记得法国科学家巴斯卡(Blaise Pascal)的话:「神在创造人的时候,在人心里面放下一个空缺;这个空缺,除了神以外,没有任何人可以填满。」妳心里知道,即使妳感到灵命几乎要瓦解,即使妳并不觉得自己还能跟神接上线,妳还是要转向祂,祂一定有妳要的答案。

妳每天翻开圣经,试着从神的话语当中理出头绪,好看出自己现在究竟怎幺了,又应该如何因应。

有几段经文对妳来说意义非凡,是妳所谓的「解药」─「应当一无挂虑,只要凡事藉着祷告、祈求和感谢,将你们所要的告诉神。神所赐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稣里保守你们的心怀意念。」(腓立比书四章6-7节)

这是妳的第一帖解药,是妳用来操练默想的第一段经文,用以提醒自己不要挂虑。

有一次妳独自搭车到其他城市,下了火车,因为一些突发状况,无法连络上原本要接待妳的同工。妳顿时无处可去。现在想来,那并非一个很艰难的处境,而当时身心俱疲的妳却觉得承受不住;妳双臂撑在一口大皮箱上,缩在大街一角,号啕大哭起来。妳在泪水中又背起这段经文,试着恢复平静,但是妳发现妳不能。因为妳一直把焦点放在「你们所要的」,而妳在当下唯一的感受,就是神不赐下妳所要的。

多年之后,妳才真正体会到,经文所说的是神希望妳以祷告胜过内心的挂虑。当初那个掩面哭泣的妳,虽然深陷在孤单的情绪中不可自拔,但是现在妳已经开始能够体会:即使在深不可测的幽暗之中,神的手依然覆庇着妳,未曾离开。

靠主话安然度过

「我的心哪,你当默默无声,专等候神;因为我的盼望是从他而来。」(诗篇六十二篇5节)

孤单加深了妳对婚姻的渴望,而渴望婚姻又使妳更感孤单。这个恶性循环像是一圈绕一圈的青绳,把妳绑得动弹不得。

妳每天阅读这首诗篇,长达数月。妳对主说:默默无声的等候,这太难了,我办不到!神的回答是:「孩子,信靠我吧。」

这段经文成为妳脚前的灯、路上的光,这光看起来是那幺地微弱,却保守妳安然度过每一天。虽然心中总有说不出的忧郁,但是那忧郁始终没有得胜。

然而,想结婚的渴望还是夺走了妳生活中的一切乐趣,妳为此十分沮丧。因为妳希望自己能够以神为乐,事实却摆在眼前,就是妳办不到。妳对自己好失望!

我还记得,妳在述说这段心路历程的时候,眼角还噙着泪。

孤单的第三帖解药

是的,我亲爱的朋友,若我们的内心未曾被搅动,又怎幺会祈求主将平静赐给我们?若我们的灵未曾感到饥饿,又怎肯学习吃灵粮呢?

「你也要记念耶和华你的神在旷野引导你这四十年,是要苦炼你,试验你,要知道你心内如何,肯守他的诫命不肯。他苦炼你,任你饥饿,将你和你列祖所不认识你的吗哪赐给你,使你知道: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耶和华口里所出的一切话。」(申命记八章2-3节)

这是第三帖解药,也是最重要的一帖。在妳孤单的岁月走进第五年时,妳在这段经文中找到内心的平安。

妳反覆默想这段经文,直到妳可以放开顽强悖逆的心思,摊开双臂,心甘情愿地对主说:「我愿意!」

「我愿意忍受饥饿,我愿意学习吃吗哪,我愿意接受这是您给我的答案…」

妳曾经以为,妳的宣教工作有如进入迦南地的争战,而妳的任务就是去夺取神应许的城和村庄。慢慢地,妳看出并非如此。因为妳还弱小,所以神要先引导妳进入旷野,训练妳、引导妳,直到妳手指能够争战、膀臂能开铜弓。妳要的是结果;神要的是过程。

太阳与月亮的比喻,是妳服事多年下来由衷的感悟。这次我又来了,问妳,认为自己是哪一种月亮?妳说,早在两年前,都还是一个失足于地平线的月亮。学会寻找孤单的解药,才终于恢复到一个比较好的状态。至于现在,应该是新月吧,只能局部映照出太阳的光芒。

妳说,月亮一直在寻找孤单的解药,殊不知她未曾彻底孤单过,因为太阳的光与热从来就没有离开。在孤单中,让我们再次转向神吧,去感受神的良善,勇敢地背负心灵的挣扎,并且学会等候─那未得回应的祷告。

相关阅读
申博正网充值|中国电子|电子精彩|网站地图 天龙国际账号注册 ag平台地址网站咨询75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