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生物十大 >SELCAT听证会‧议员败选仍申请拨款‧官员加班28天速批
SELCAT听证会‧议员败选仍申请拨款‧官员加班28天速批(雪兰莪‧沙亚南)八打灵县署县长拿督祖基菲阿末披露,县署下13个州选区的前任州议员,在2008年308全国大选前后“群起出动”,勤办活动及申请拨款,导致县署官员必须连续加班28天,牺牲週休2天的时间,以赶紧办妥所有的拨款申请。他今日(週五,1月29日)出席雪州能力、公信力及透明度特别遴选委员会(SELCAT)在雪州政府大厦行动室召开的听证会上指出,县署官员于州议会解散当天,即加班至308全国大选后,历时逾一个月。当时,5名官员受指示加速处理所有时任州议员在那段时间所提出的拨款申请,週一至週五,他们从早上工作至傍晚7时,週六(1月30日)及週日则工作至下午5时,一直到雪州政权易手后,他们的加班工作仍未停止。坚持议员要钱就批祖基菲阿末週五在副县长雅哈耶陪同下供证。在供证的前半小时内,他尝试耍太极,拒绝把大选风声走漏和议员拨款申请异常的现象作同一联想,狡辩让SELCAT主席邓章钦大动干戈,下令休会10分钟后再复会。邓章钦跟祖基菲阿末一直在“逻辑”上纠缠。他要求祖基菲阿末设想一下,一名议员平均一天办3场活动是否符合“逻辑”,但后者却不愿以“逻辑”来思考问题,并强调县署根据申请付钱。与过去8名受传召供证的县长一样,祖基菲也认为,州议员是“老闆”,“老闆”要钱的话县署就得批,不会过问拨款是否真正用在人民身上,儘管如此,他还是本着善意相信钱用于民。“我相信所有的活动都在州议会解散早前进行,虽然有些拨款是在换政府后才提出申请,州政府没有指示我们停止接收和批准议员的拨款申请,所以我们只好继续。”州议会解散仍照批他情急之下说到“我情愿议员自己管理拨款,不必再通过县署”,这话一出引起邓章钦反弹并反驳到:“在县署的管理下,拨款都会被滥用,更何况没有县署的管理?。”“八打灵县署每年需管理13个县署逾2920万令吉州议员拨款,5年任期共计1亿4600万令吉,数额庞大,SELCAT和雪州民联政府正设法从严谨又宽鬆的拨款条例中,寻找一个平衡点。”祖基菲说,县署官员有限,无法出席及监督州议员所承办的活动。不过,经SELCAT的劝导下,他承诺日后会要求每一名提出申请的议员,必须在限期内提呈活动照片及收据等证物。询及县署为何在州议会解散及新政府上任后,仍批准前任议员的申请时,他声称,由于州政府没有发出指示,也坦承他们没做到下情上传这一步,因此才会持续审批拨款。廖润强51万拨款去向不明史里肯邦安前州议员拿督廖润强在任时,曾把总额高达56万3500令吉的选区拨款分两次提出申请,除了其中的5万令吉支付给一间公司外,其余的51万3500令吉则全数以个人名义提出申请。这样的情况让SELCAT质疑有关款项是否真正用在选民或举办活动上,因而对祖基菲提出询问。然而,祖基菲表示,他无法查证款项是否真正用在选民或举办活动上,因为他没有拥有活动的相关资料。週一传召4证人SELCAT主席邓章钦指出,随着委员会週五完成传召八打灵县署县长供证后,委员会将于週一传召3名现任州议员及一名官员供证。他说,在完成了八打灵县署县长的供证后,意味着委员会已经完成了2008年首3个月的拨款调查工作。由于在2008年后雪州新任政府走马上任,拨款只有在5或6月时才发放给新任州议员,意味着拨款使用只有半年时间,而新任州议员需要时间去学习如何有效地使用拨款,因此委员会决定不针对2008年下半年的拨款使用详情展开调查。他于週五早上听证会后的记者会上指出,週一及週二的听证会所传召的3名州议员将会针对他们选区内在2009年首半年的拨款使用详情作出供证,至于这名官员,委员会将询问对方有关拨款条例的详情。“週一及週二的供证是针对2009年首半年的拨款使用详情,经过我们开会讨论,只有在首半年内,使用拨款超过70%的州议员才会被传召,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是有些许不寻常,所以我们给他们机会去解释。”他披露,3名州议员分别在首半年内使用了71%、82%及99.01%的选区拨款。“比起前朝州议员在2008年首3个月内,即花光所有选区拨款的情况好得多。”他拒绝披露有4名证人的身份详情,仅表示于週一及週二自有分晓。反贪会要求调查听证会邓章钦披露,他已接获大马反贪污委员会的来电,要求针对SELCAT所展开的听证会内容进行调查。他表示,依据程序,由于他必须先完成听证会的报告再提呈给州议会,因此,他目前无法为反贪委员会提供任何文件。“他们有意调查,我当然没有问题,但却必须等到我完成报告提呈给州议会后。”同时,他表示,从八打灵县署县长的供证显示,前朝政府的行政及文化是让人担心的。“他们(指官员)就算在新任大臣宣誓上任后依旧批准拨款给已输掉州议席的议员,没有人指示他们停止批准拨款,可是他们在更换政府后依旧自己行事,协助他们把拨款在3个月用完,这是让人担心的情况。”他认为,这样的行政及文化必须被去除,而官员在处理拨款申请时应该遵守条例,而非只是凭着对州议员个人的信任或良好关係而随意批下拨款。2前议员未退还拨款除了峇都知甲和美丹花园,其余在2008年一次预支12个月总值1万2000令吉选区服务中心津贴的前朝议员,已向八打灵县署退回1万令吉的预支拨款。一次预支12个月津贴据了解,每名州议员每月可获得1000令吉拨款,供选区服务中心租金用途,他们会在年初一次过申请款,总额是1万2000令吉。不过,由于大部份在大选时落败的前州议员在去年9月仍未退还多达10个月的服务中心津贴,因此SELCAT在首轮听证会时,要求八打灵县长对有关议员提出民事诉讼,以追讨回属于人民的拨款。祖基菲阿末向SELCAT证实,大部份前朝议员已退还款项,至于未退还的两名前朝州议员,他们会持续跟进。政权易手黄世豪仍领48万县署致力协助时任州议员批准选区拨款申请的情况可在甘榜东姑选区看得见。当时的马华州议员拿督黄世豪在议会解散后共提出46笔申请,在新任议员宣誓走马上任后还提出3笔申请,这3笔申请更是“先上车后补票”的方式,即先发出支票后再提出申请。资料显示,县署在解散日后批准了这一区17笔申请,政权易手后批5笔,新任大臣宣誓后批9笔,新任行政议员宣誓后批27笔。这一区共使用了48万4500令吉拨款。星洲日报‧2010.01.29
相关阅读
申博正网充值|中国电子|电子精彩|网站地图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亚洲第一真人游戏平台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9号娱乐772332稳定